您的位置: 宿迁资讯网 > 科技

大剑之绝地的战歌 第二章 No.7

发布时间:2019-09-24 14:45:36

大剑之绝地的战歌 第二章 No.7

“列莫托大人,伊苏带到了。”依旧是上次汇报任务的那个房间,鲁路和伊苏站在偌大的巨门前,鲁路正在向里面通报。

“是鲁路啊。进来吧。”与上次相同的沙哑之音,明明室内他所在的位置离禁闭的大门还有一长一段距离,他的声音却分毫没有减弱似得清晰地传入了两人耳中以及守门人的耳中。

守门人对着鲁路微微鞠了一躬,如出一辙地打开了巨门。这期间伊苏一直在观察这两人,然而并没有任何妖力流动

大剑之绝地的战歌  第二章 No.7

,看起来就像是仅凭身体的力量就打开了这扇巨门。就战斗力而言,恐怕不容小觑。

伊苏不动声色地记住了这两个人的身材相貌。也许是组织培养的另一批战士吧——专门用来保护这群老家伙的。将这个记在心中后伊苏再次走入了这个房间。

跟上次进入是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室内的人与每个人对应的位置也与上次没有丝毫变化,除了多了一个站在一边的鲁路。

“伊苏……是吧?”坐在中间的那个男人,也就是被称为列莫托大人的存在开口说道。

“你上次在九区的表现我已经听珍报道过了。所以——”

长时间的沉默……

“从现在起,你就是组织的No.7了。”列莫托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四人。

“你们,都没有意见吧。”

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五人之间对话的传统。列莫托竟然满意地笑了一下。

“看来是都同意了。”

“No.7。七区在哪你知道吗?”那张脸明明是在微笑,却给伊苏彻骨的寒意。

“只知道在北部地区。”伊苏倒也用恭敬的语气回答道,自己有反叛的心思现在还绝对不能被察觉出来。

“那你可知北方最危险的是什么?”

“……”伊苏思考了一会,“白银之王?”疑问的语气。

“北之深渊伊斯力吧。”这次换上了肯定的语气。

“哼,”不知是不是赞赏的眼神,总之列莫托盯了伊苏好一会。

“既然知道那也一定做好了相应的心理准备了吧。明早你就出发吧。”列莫托收回了目光,双手的手指交织在一起撑着他的下巴。

伊苏自然明白对方是在下逐客令了,也不多留。径自离开了这间房,鲁路则留在了里面。

明早吗?伊苏玩了玩自己的头发,朝着自己记忆中嘉拉迪雅所分配到的房间走去。

从成为正式战士起,每位战士就会有一件独立的房间,这房间远比两名训练生合居的房间要大。而且这间房间会一直留着并定时打扫方便房间的主人也就是在外面奔走于各个任务之间的战士回组织时有房间休息。也就是说这房间永远都只属于这一个战士直到战士死亡的那一天。

“我记得是1111吧。”伊苏走在长长的走廊中,看着石门上暗金色的号码编号。自己则在1124。然而令伊苏真正疑惑的是,自己曾经为了找到自己的房间跑错过很多走廊。虽然每条走廊的构型基本是完全一样的,但总有些许不同。真正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从没有找到过自己训练生时期的房间以及当初为了融合妖魔的血肉跟嘉拉迪雅一起住的那个房间。

思考到这,伊苏才不禁有点庆幸自己当初的理性。如果自己选择的是用自己手中的大剑来反抗组织,就算还有嘉拉迪雅帮助自己,恐怕也真的只是白白送死吧。连组织内部的构造都还没有摸透就想要向整个组织复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就是这里吧。伊苏在“1111”号房门前站定,先敲了敲门,没有回应。——看来是有事去了吧,刚才她的代理人好像要找她麻烦的样子。不过伊苏并不担心,嘉拉迪雅从某种意义上讲算得上是组织的宠儿,就算真的要惩罚她也就接几个稍微难做的任务罢了。

“我进来了。雅雅。”就算没有人在里面也要问候一声,算是礼貌吧。伊苏轻声说完这句话推开门走了进去。至于今天能不能见到就要看运气了,毕竟自己明早就要去七区了。而嘉拉迪雅身处组织何处也不可能是自己能知道的。

随着门被无声的打开。长年没有人居住的味道扑鼻而来,因为定时会有人打扫房间,房间内显得并不脏乱,知道没有灰尘积了一地的情况。

房间里很昏暗,并没有外在光源照亮这里。墨瞳状态下的伊苏也并没有夜视能力。但隐约能看到房间中央的石床上似乎躺着一个人。

“雅雅你在啊?”毕竟这是嘉拉迪雅的房间,伊苏对于躺在床上的人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嘉拉迪雅。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令人压抑的沉默。

伊苏有点觉得奇怪了,毕竟她没有感应到任何妖气。何况嘉拉迪雅的妖气可以说是伊苏最敏感的妖气了。再加上嘉拉迪雅本身并不是十分擅长隐藏妖气。就跟伊苏不擅长感知妖气是一样的。

伊苏微微眯起了眼,十分狭长的双眼中透露的警戒。她一手握上了剑柄,一边开始解放自己的妖力。百分之五是银瞳状态,银瞳状态下夜视能力极佳。

伊苏的瞳色开始银黑交替,随着她瞳色的变化,映入其眼中的室内的景象也开始清晰起来。

躺在石床上的的确是一个人,但这个人的四肢和头部与躯体已经被分开了,像是被什么利器直接斩开的一样。不过所有平滑的切口处都没有一丝血迹。

“这不可能是真的……”伊苏“咚”一声跪倒在了石床前,颤颤巍巍地用双手捧起了石床上的那个脑袋。

“嘉拉迪雅??!”绝望的声音。

*******************嘿哟嘿哟分割线*********************

“她去了哪里?”室内明明只有五个人,而列莫托所发问的对象显然不是在座的另外四个人。

“1111。”列莫托背后那堵黑墙上似乎有一个人影渐渐凸显出人形,半躬着身体,回答了列莫托的问题。

“那份小礼物应该已经准备好了吧。”依旧是万年不变的阴沉语调。

“是的。大人。”黑影再次恭敬地回答。

“这只是给她的一个小小警告罢了。”列莫托一声冷哼,但却是十分愉悦的语调。

“你下去吧。待会儿叫艾路密达来见我。”

“是,大人。”

大厅再次恢复了寂静。

湖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遂宁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治疗宫颈炎医院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得花多少钱
大庆皮肤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